<td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td>
  • <bdo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bdo>
    <menu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menu><xmp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
  • <menu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百年絲韻 六合往事
    2022-04-11 11:00:29 來源:南充市繭絲綢協會
     
    幺妹幺妹快點長,
    長大好進絲二廠;
    伙食巴適工資高,
    軍官干部隨便挑。
        年紀稍長的南充人都聽過這首曾經火遍南充大街小巷的歌謠。長辮子、白大褂、白帽子、嬌俏的臉蛋、自信的笑容,這是很多南充人對六合“絲妹”最美好的記憶。上世紀九十年代,在很多南充人眼里,能夠進六合絲廠(原南充絲二廠)工作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征,特別有“面子”。曾經的南充絲二廠,盛極一時,鼎盛時期職工多達萬人,設有亞洲最大的繅絲車間,由此讓南充成為全亞洲最大的繅絲工業中心。在傳承和發揚南充絲綢文化的歷史長河中,六合絲廠無疑激起了近百年來最為耀眼的那朵浪花。
        資料記載,南充六合絲廠由我國民主同盟創始人張瀾先生于二十世紀初所創建,至今已有上百年歷史,是我國現存時間最長的絲綢名企,被譽為中國絲綢工業的“活化石”。早在1915年,六合絲廠生產的“金鹿鶴”牌生絲便遠渡重洋在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斬獲金獎,書寫了上世紀二十年代中國繅絲工業的輝煌和榮光。2022年正值張瀾先生誕辰150周年,帶著對前輩先賢的緬懷和對百年六合的探索了解,前不久,在南充繭絲綢協會秘書長任光明先生(原六合絲廠辦公室主任)的帶領下,我有幸走進這個見證了南充絲綢發展與變遷的百年絲企。
        六合絲廠座落在南充城郊都京鎮,隸屬高坪區。都京是“中國綢都·絲綢第一鎮”,據任秘書長說,這塊牌子是由現南充市繭絲綢協會會長李偉、德合絲綢廠董事長趙興隆與2009年時任都京鎮黨委行政主要負責人進京申報,經過中國絲綢協會考核授予的稱號。上世紀80年代,南充絲綢工業異軍突起,這里幾乎撐起了南充絲綢工業的半壁江山。驅車經嘉陵江大橋沿濱江路前行約5分鐘,穿過一段200米左右長的遂洞就來到了都京鎮。沿途一片連排的建筑工地上,工人們正穿梭往來、揮汗如雨地忙碌著,一片熱火朝天的建筑景象。任秘書長介紹說,為了迎接今年下半年在南充舉行的第二屆中國西部絲綢博覽會和2022四川省國際文化旅游節,現在市、區兩級政府正在這里著力共同打造絲綢特色小鎮,并擬在六合絲廠原址原貌上斥資數億元籌建六合絲博園。
        走進六合絲廠的大門,就看見右側的小廣場上威武壯觀地矗立著一座呈“山”形創意的門洞牌坊,拱形門洞正上方呈兩排鑲嵌著“四川絲業公司第二制絲廠”十一個精美的白色大字,字體極具個性化和年代感,特別醒目,似乎在向我們展示著曾經屬于它的那段耀眼的歷史。
        穿過門洞約二十米,一棵枝繁葉茂的參天古桑傲然聳立在眼前。樹干粗壯挺拔,約三人合圍,這就是聞名遐邇的張瀾手植古桑,于1914年張瀾先生親手所植,堪稱百年名桑。它的生長變化與六合絲廠的發展變遷同步同源,見證著六合絲廠的百年榮光,銘鑄著一個時代的記憶。任秘書長指著樹下圍石回憶著說,這里曾是絲廠工人們餐后閑暇時光的聚集地,工友們常在樹下談天說地、納涼、玩撲克、下棋等,經常去晚了,竟沒有一席之地。陽光自桑葉間的縫隙中灑下來,在樹下散落成一道道斑駁的光影,有風吹過,枝葉晃動間,光影泛化出一層層五彩斑斕的光圈。透過這些隨風而蕩的光圈,我仿佛看到張瀾先生一生執著工業興國夢的頑強和堅守。
        走出寬廣的樹蔭,目光就被眼前一座約兩層樓高的石碑所吸引。迎面的碑壁上栩栩如生地雕刻著一頭俏皮的小鹿,活靈活現地扭頭觀望著身后那曾經走過的腳印。這正是為了紀念六合絲廠的“金鹿鶴”牌蠶絲獲得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所建的鹿鶴碑。曾經,絲廠的老工人們都會在石碑下指著小鹿對新來的每一位工友驕傲地講述那段刻滿贊譽和榮光的歷史。
        沿著鹿鶴碑四周一排排鱗次櫛比的廠房,我們依次走過繭庫、煮繭車間、立繅車間、復搖車間、煉染車間等地。在煮繭車間的外面,有張羅箭將軍為繅絲工送繭的黑白照片,一看就很有年代感。羅箭將軍為我國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早年曾在六合絲廠當送繭工,后來當了解放軍總裝備部后勤部副政委、少將。1996年,羅箭將軍再次回到六合絲廠,仍然堅持要再為繅絲工送一次繭。站在羅箭將軍的照片前,透過老舊的門窗和銹跡斑斑的護欄我依稀看到當年百機齊開、萬人忙碌的場景,一個個身影、一禎禎畫面都在無聲地述說著屬于那個時代獨一無二的輝煌。
        沿著車間一直往里,跨過一個小廣場后,就看到了由中國絲綢協會授予的“絲綢源點”榮譽標志浮雕組件。雕塑立體生動地演示了原始手工繅絲織綢的形象過程。據任秘書長介紹,“絲綢源點”這個榮譽稱號來之不易,是高坪區政府和六合絲綢企業、協會通過對南充絲綢文化的不斷挖掘和探索,經過不懈努力,由中國絲綢協會命名的。作為南充絲綢文化的傳承和發揚者,我們要明白它蘊含的特殊意義,這是一份榮光,同時也是一份肩負的責任和使命。
        再往里走,來到了一排兩層樓的建筑樓下,這是當年六合絲廠的職工宿舍。任秘書長指著其中一個窗戶說,這就是他當年在絲廠時一直住的這間宿舍。六合絲廠是他第一個工作的地方,當年他也是通過層層選拔憑著出色的表現才得以進入到絲二廠工作,從選繭、煮繭、到繅絲、織綢、煉染再到辦公室工作,每一道工序他都經歷過。佇立在窗臺前,看著那滿目斑駁的漆痕,任秘書長感慨良多,這個宿舍承載了他數十年青春記憶。曾經,夢想的翅膀在這里啟航;曾經,年少的輕狂在這里張揚;曾經,成熟的芳華在這里綻放。歲月的更迭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六合人,有的已經遠離絲綢,而他,仍將堅守初心,隨最初的夢想而前行。
        沿著宿舍左側向前,是一大片銀杏林。這是眾多六合人親手所植,也是很多南充人金秋十月的周末打卡地。金黃色的銀杏葉高掛枝頭,遮天蔽日,猶如在林子上空鋪了一床黃澄澄的被子,煞是壯觀。等到秋風一起,葉子紛紛落下,鋪滿厚厚一地,又猶如給林子鋪了一床金黃色的毯子,走在上面,軟軟的,柔柔的,說不出的愜意,這也成了一道獨特的六合風景。
    隨后,我們還參觀了織綢車間、自動繅絲車間和提花、煉染車間。在織綢三車間,我看到了宏偉盛大的織綢場面,8000多平米的車間內,數百上千臺織機同時作業,身穿工作服的工作人員穿梭在織機間,忙碌而熟練地操作著機器。任秘書長介紹說我們現在看到的織機已經更新了好多代了,以前是勞動密集型作業,一個人看一臺機器往往還需要幫手,而隨著科技的發展和技術的不斷革新,現在一個人可以操作二十多臺機器還很輕松。
        在自動繅絲車間,我體會到了成語“抽絲剝繭”的真實寫照。原來一個繭全部由一根絲組成,好的繭絲雖細卻極具韌性,不易扯斷,完全展開有近百米長度,最長的可達130米左右。繭絲全部抽完就露出了可愛的蠶蛹寶寶,不過這些蠶蛹在殺蛹階段就已經完成了生命的升華(注:殺蛹是為了防止蛹咬斷繭絲破繭成蝶)。8根肉眼難辨的繭絲通過繅絲機才凝成一根成品絲,單根繭絲的不均勻會造成成品絲的粗細不一。所以,上繭繅絲的時候盡量挑選大小均勻的繭子,這樣繅的絲出來才勻稱美觀。
        最后,我們來到了沿路鋪著兩根鐵軌的“絲綢之路”。曾經,通過多道工序制作而成的成品絲綢被裝上小火車,就在這里沿著這兩根鐵軌直達嘉陵江碼頭,走水路被送往世界各地。上世紀各個年代,國省領導人和絲綢巨賈們也是沿嘉陵江碼頭上岸通過這兩根鐵軌被小火車接入車間視察工作、洽談業務。小小的兩根鐵軌,書寫了南充絲綢工業帝國的傳奇和神話,一路載著古老燦爛的東方絲綢文化從這里走向世界。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小火車終究有停步的時候,但歷史的車輪從不曾停止,曾經無限榮光的南充絲二廠雖然已逐漸掩映在歷史的洪流中,但它在南充絲綢工業的掘起和南充絲綢文化的弘揚過程中所作出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在交通網絡發達的今天,這兩根鐵軌或許不再啟用,但透過鐵軌上的斑斑銹跡,我依然看到那曾經屬于它的繁華盛世和述說不盡的六合往事。


     
    南充故鄉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左見






     

    我们一片免费播放,4D肉蒲团之性战奶水爽,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好的u碰
    <td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td>
  • <bdo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bdo>
    <menu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menu><xmp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
  • <menu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