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td>
  • <bdo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bdo>
    <menu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menu><xmp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
  • <menu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張瀾先生與南充絲綢業的發展
    2022-03-31 10:30:02 來源:南充科技職業學院張瀾文化研究院
        民主革命家、杰出的人民教育家、偉大的愛國主義者張瀾先生早期在家鄉四川南充從事社會活動中,積極倡導實業救國,身體力行創辦實業,為發展南充絲綢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一、源遠流長的南充絲綢
      公元前5、6世紀,我國的絲綢已傳播于西方,絲綢之路暢通以后,東西方貿易往來絡繹不絕,在物資交流的同時,也促進文化技術的交流,中國的養蠶和絲織技術傳到了西方。6世紀時,波斯國派遣特使到我國學習蠶桑種植和絲織技術,還從中國帶回蠶種、蠶桑。與此同時,中國的絲織技術通過絲綢之路傳到巴基斯坦、尼泊爾、印度、蒙古、朝鮮、日本、越南等國。
       南充位于四川盆地東北,嘉陵江中游,屬亞熱帶季風濕潤區,氣候溫和,水源充足,是發展蠶絲的得天獨厚之地。南充蠶絲源遠流長,自古以來具有蠶絲原料資源、加工能力、技術力量、名特產品四大傳統優勢,是我國四大蠶桑生產基地和15大絲綢生產、出口基地之一,在全國享有聲譽。
      周初,巴轄閬中(包括今南充、西充)等地的桑、蠶、麻已成為獻周王朝的貢品。從漢章帝時起,廣安等縣以布帛為租,開了以絲綢為田賦的先河。至隋“永業田”興,“蠶絲之月,女皆事蠶”,形成了家庭桑園的雛形。唐宋時期是南充蠶絲發展歷史上的鼎盛時期。各縣以百戶為里,設里正以課植農桑,一時形成了家家養蠶繅絲的局面。詩人杜甫在南充留下的《屏跡》一詩,有“桑麻沈雨露,燕雀伴生成”之句,詩人賈島路經南充在《題嘉陵驛》中寫道:“蠶月繅絲路,農時碌碡村”。這正是對當時南充蠶絲生產的真實寫照。唐開元中,南充成為全國重要的綾絹產地,在首都交易中稱冠全國,人稱“勝蘇杭品質之優,享天寶物華之譽”,并由長安輸往日本,名揚中外。日本奈良原帝正侖院所藏古綾,即為南充產品,至今視為國寶。宋代在各縣專設技術人員教耕桑和絲織加工,蠶絲生產得到快速發展,皇室用的錦綺等絲織品,多為南充所貢。詩人陸游在《岳池農家》詩中云:“一雙素手無人識,空村相喚看繅絲”,寫出了農村繅絲的盛況。元代“國以農桑為本”政策,對南充蠶桑曾起過積極作用。明代規定五畝以上必植桑一畝,使蠶桑得到發展。明嘉靖初,順慶府通判王仁“有高節,始終不渝教民農商”,使南充絲綢的規模和質量都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明末清初時,戰亂使南充千里荒涼,百業殆盡,蠶絲生產幾乎毀滅,直至清康熙年間,南充蠶絲業得到復蘇。閬中知府馬書林大力提倡勸課農商,有的縣明令谷雨之后停征停訟不誤蠶時。清末,順慶知府苗穎章親率部屬,于城門外種桑三萬余株,以提倡蠶業,使南充絲綢為四川之盛。出現了“野戍烽煙靜,山村桑拓稠”、“墻下栽桑,室內養蠶”的景象。“閩、粵、吳、秦各省大商攜重資云集郡城,仰食者多”,場面熱鬧,對南充地方收入是可觀的。道光18年,保寧府開設了第一家絲廠,到宣統2年,順慶保寧二府已開有繅絲工廠數十家,織綢機房近百家。
      民國初期,南充絲綢遠涉重洋,在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連獲世界金獎,蜚聲海內外,南充由此呈現出“家家栽桑,戶戶養蠶”的興旺景象,蠶絲業也走向工業化快速發展時期。在20世紀30年代,南充被省府列為重點,成為蠶種改育先驅,帶動了全省土種向改良種、土絲向改良絲的轉變,機器設備由腳踏手扯過渡到了自動化和電氣化。

      二、興辦學校,培養絲綢人才
      1906年,張瀾擔任南充順慶府官立中學堂監督。在日本留學期間,張瀾對日本的教育和經濟發展進行考察和研究,認為國家的發展必須要依靠教育和實業,而南充經濟發展重要支柱是絲綢業。張瀾充分認識到絲綢業發展對振新南充地方經濟的重要作用。張瀾指出:南充興辦教育和實業,必須從蠶絲業入手。并制定實施方案,興教育、建桑園、辦蠶社、開工廠,以促進蠶絲業的發展。南充蠶桑事業以后能蓬勃發展,首創之功,始于張瀾。清末民初,南充不知有多少人受張瀾影響,相繼投身蠶絲業。
    張瀾興辦實業的文稿

      朱德在順慶府官立中學堂讀書時,受張瀾影響,于1906年學校放假時,帶良桑“嘉陵桑”300株回到儀隴家中,親自栽在舊居附近田坎邊,幫助家鄉發展蠶絲業。其母鐘夫人還成為養蠶能手,伯父朱世連還會土法取絲。
    1906年朱德在家鄉栽種的桑樹

      羅瑞卿在張瀾任校長的南充縣立中學蠶絲班讀書時,于1926年創辦了全省最早的蠶絲刊物《蠶絲季刊》,宣傳革命理論,發表蠶絲專業文章。
      岳池縣朱炳江與張瀾是同期秀才,兩人志趣相投,交誼深厚。受張瀾影響,回鄉后力主實業救國,不但自己家族栽桑養蠶,同時帶動鄉鄰廣栽桑多養蠶,并與哥哥一起,辦起了“炳瑞絲廠”。
      1914年,張瀾為培養地方實業人才,創辦了南充乙種實業學校,開設蠶絲專業兩個班。學生實行半工半讀。他教育學生學習理論與生產實際相結合,進行種桑養蠶與繅絲,學生畢業后回鄉生產。
      1916年,張瀾先生任嘉陵道尹。上任后,堅持以教育喚醒民眾,在南充縣立中學設立農蠶部,以嘉陵江中壩為桑園基地,對學生進行系統的栽桑植種、養蠶制絲技能教育,對南充蠶絲業的興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21年,張瀾先生擔任南充自治會會長,同時任南充縣立中學校長。張瀾先生規劃用十年時間,大力發展南充蠶絲業,達到“南充絲綢的精良程度最低當與蘇杭匹敵”這一目標。培養人才是地方經濟發展戰略的根本保障,也是實現南充蠶絲業發展目標的重要措施。張瀾將南充縣立乙等實業學校并于縣立中學,另買許姓產業,修蠶房6間和調理室、貯桑室各1間。
      1922年,南充縣立中學招二年制蠶絲速成第一班,建蠶房4間、寢室2間、繅絲場1間。
      1923年春,南充縣立中學招收蠶絲速成第二班。注重培養染織、繅絲方面的技術人才,并計劃派人到杭州染織廠學習。
      1924年,張瀾將南充縣立中學、南充縣立小學、實業學校合并為一校。合并后的南充中學是一所較為典型的實業學校,也是當時四川省內第一所職業教育學校,是四川創辦職業教育之始。學校分為師范、附小、農蠶、中學四部。同年春,招三年制蠶絲速成第一班,主要培養制絲精良的技術人才,為地方絲業界儲備專門技師。
      1925年,南充縣立中學又招收了蠶絲實業班第一班。張瀾苦心經營,在學校修建西式蠶房7間、烘繭房2間、煮繭房3間、繅絲場一幢。另修整理房、講堂、寢室、廚房、浴室,有農場、桑園,還與本地印染業合作,成立嘉陵綢廠,以便學生參加生產實踐。
      1936年,四川省建設廳擬在川內重點蠶區創辦蠶桑改良場,進行科學研究,以提高桑蠶絲的質量,指導全川蠶桑改良工作。消息傳出后,樂山、合川、三臺等地方政府四處活動,都想爭取將改良場建在本地。經張瀾等社會名流力爭,加之歷來南充在蠶桑絲綢上的名譽都比其他地區高,故而四川建設廳決定將改良場建在南充,并派蠶桑專家尹良瑩來南充任場長。3月24日,四川省政府決定利用南充縣立職業學校部分校舍及設備,成立“四川省蠶絲試驗場”(今四川省蠶桑研究所前身),歸建設廳領導。
      1937年春,經四川省建設廳、教育廳批準,將南充縣立職業學校改組為蠶絲試驗場。由兩廳和南充縣政府合辦,尹良瑩兼任場長和校長。
      1938年春,張瀾赴成都與建設廳廳長何北衡、教育廳長蔣養春協商,“南充職業中學,將來改為省立學校時的辦學經費問題。其經費由建設廳、教育廳平均擔任”。
      1939年7月,經四川省政府325次會議決定,將學校收歸省管,改名為“四川省立南充高級蠶絲科職業學校”。尹良瑩仍兼任校長。當時場校雖然是兩塊牌子,實際上是一套人馬。“省立高蠶校”雖改由省府管轄,但經費問題并未落實。
      1940年12月9日,張瀾親筆致函省教育廳長郭子杰,除批評何北衡的行為外,還要求當局勿自食其言,應仍循舊議,并予經費大量增加。張瀾雖不再擔任校長,仍時常關注,運用自己的社會地位和影響,為學校的發展大聲疾呼,為培養蠶絲人才殫心竭力。
      在張瀾的關心支持下,“省立南充高級蠶絲科職業學校”成了四川省蠶絲人才培養基地,成為今天“四川省蠶絲學校”的前身。張瀾實為其奠基人。

      三、興辦絲綢業,積極推動地方經濟的發展
      張瀾從南充歷史、地理、實業現狀等方面分析,“南充地上最宜種桑,養蠶繅絲的勞動費時不多,所獲得的利益比較別項物產獨厚,詳細考察南充的出產只有蠶絲可望發達”。因此,張瀾以發展蠶絲繅絲業為振興家鄉的先導,有計劃有步驟的實施其實業救國之策。張瀾在任嘉陵道尹期間,就力圖改變南充絲綢技術落后局面,提高生產技術水平及產品質量,以增強競爭能力、擴大外貿出口、增加地方財政收入。張瀾派盛克勤、王行先赴日本考察學習蠶絲技術,隨后盛克勤考入日本蠶絲系統學習。王行先學習考察數月返回南充,將幾個月來對日本蠶絲業考察的先進生產情況,向張瀾先生作了詳細匯報,認為日本蠶絲品種質量優良的原因是:由國家開辦制種場,統一發展優良品種,為生產出口絲提供了優質原料。
      1914年,盛克勤從日本東京高等蠶桑學校畢業歸來,張瀾與其籌資共同創辦南充果山蠶業社,開始改良蠶桑。他們從江浙引進湖州蠶桑改良品種,該樹種枝條粗壯,葉大肉厚,漿汁豐富,逐步取代本地的野生桑樹。在向江浙引進蠶桑改良品種的同時,還舉辦蠶訓班,向蠶農傳授新的科學植桑育種養蠶技術,并把家庭成員組織起來,專門育種制種。
      在培養蠶絲人才的基礎上,為了興辦地方實業,張瀾根據南充農業的特點,大力提倡栽桑養蠶和發展繅絲業。在張瀾先生的倡議下,由地方政府出資成立了蠶務局,下設實業所和制種場,并由農會租用官山荒地育苗,每年春秋之際在各鄉場廉價出售給農戶。制種場設專職技術人員攻關,改良蠶種成功后,再向農戶推廣。
    張瀾創辦的六合絲廠

      南充實業所從推廣桑株栽培入手,涵請各鄉場農會就近租地用作苗圃,專門培養桑苗,然后用極低的價格將桑苗發給農民,款項不足便由實業所設法補助。當桑苗播種接條之時,由實業所分派技術人員前往各處指導。由于安排合理,指導得法,在第一年,南充就有40多個鄉場建有苗圃,育桑苗10萬多株,桑苗的發育十分茂盛。那時南充農民生活十分貧困,許多農家無力買種買苗,張瀾為了扶植這項事業的發展,主張“將桑苗長成時用極低的價發售與該場農民,款項不足就由蠶桑實業所設法補助,并且播種接條的時候也由實業所派人員前往各處苗圃指導一切”。有桑就可養蠶,實業所又派人到鄉間檢查蠶種,指導育養,并辦起制種場,以改進蠶種,提高蠶繭質量。由于張瀾的大力倡導和實業所的切實工作,南充各鄉農民均樂于此事,栽桑養蠶之風盛極一時。到1929年,僅南充縣栽桑面積就達15萬畝,年產桑葉75000萬公斤,養蠶人數占全縣總人數的30%以上,產繭量達105萬公斤,為南充蠶絲織綢工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原料基礎。
      在制絲方面,仿效日本銅鍋和細瓷眼導絲,絲的條干均勻、色澤一致、光彩奪目,國際國內市場暢通無阻,南充生絲的質量因此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1919年,在張瀾的積極支持下,盛克勤招股集資,開辦了六合絲廠。1921年,王行先也集資開辦了源昌絲廠,這兩個廠是借鑒日本的先進生產技術建立的,因而生產的絲質量提高了一大步,六合絲廠生產的“金鹿牌”生絲還曾獲巴拿馬世界博覽會金獎。兩廠還專門生產“一、三”規格的國際需要產品。這種產品當時在國際市場很暢銷,價格也由原來的六百兩銀一擔漲到八百兩銀一擔,贏利很豐。此后南充繅絲工業發展迅速,陸續興辦了同德、永和、義隆、泰記、聚和源等大小二十余家絲廠,十多家車房,工徒達五千多人,年產生絲四千五百多擔,年出口二千多擔,生產欣欣向榮,步入了民國蠶絲業的鼎盛時期。
    上圖為六合絲廠舊址,六合絲廠所在地的都京鎮,被命名為“中國絲綢第一鎮”

      鑒于南充織綢原料充沛,有開發前途,但又為當時技術落后所制約,1925年,張瀾先生為了使南充織綢業趕上繅絲業的發展,提倡大力發展織綢工業,他與奚致和、伍伯堅、羅玉庭、羅彥儒、尹佐泉等人,集資大洋2000元,創辦嘉陵織綢廠。向上海鐵工廠購買提花機、自卷機,派伍伯堅到杭州參觀學習,請彭少全、范文華、裘紹伯三位師傅來南充培養織綢工人。改手工織造為機器提花,機器自卷,改手工拋梭為手工拉梭。鐵機的使用,技術的改進,既減少了人力,減輕了勞動強度,增加了產值,加快了生產的速度,而且品種規模增多,產品質量大為提高。1926年織綢廠正式投產,有織機40臺,工人是招收來的青年學生,通過培訓后才正式任用。第一任廠長是伍伯堅,副廠長為尹佐泉,廠址設于南充火神廟。投產后,相繼生產嘉陵葛、華絲葛、嘉陵線春、花素軟緞、花素大綢,形形色色,質地精良,色澤優美。盛克勤也為綢廠引進杭州、成都生產絲綢的設備與技術,提高了絲綢產量與品種質量。
      嘉陵綢廠的創立,使南充的織綢業從腳踏手扯的時代,步入半自動機器提花自卷的時代,人均產量從手工時代10余尺提高到20余尺,質量與蘇杭不相上下。嘉陵綢廠的建立,標志著南充織綢業向現代化邁進了關鍵性的一步。后來張瀾等人又興辦了五福綢廠、惠通綢廠,還引進了上海、浙江的一些先進設備與技術。嘉陵綢廠、五福綢廠、惠通綢廠,被公認為在引進技術、培養人才、提高產品產量質量方面成效卓著,對整個南充絲綢業和其他行業的發展起到了重要引導作用。

      四、積極支持、引導、鼓勵,為南充絲綢發展竭盡全力
      縱觀南充絲綢業的發展史,在清末民國初短短幾十年里所取得的成就,勝過了先前的幾百年。而張瀾先生在這一時期曾先后任職川北宣慰使、嘉陵道尹、四川省長,辦學校,辦實業,始終致力于蠶桑人才的培養,絲綢實業的發展,為南充絲綢業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1914年張瀾親自栽種的桑樹

      ​張瀾任四川省省長時,于1919年2月16日呈大總統為考核屬吏暨獎勵士紳呈請分別給予勛章,對為推動地方絲綢業做出成績的官員及士紳進行表彰。文中云:“三臺縣士紳陳開沚,在前清光緒二十二三年,即提倡栽桑養蠶,數年之間成效大。著撰有裨農撮要一書,呈部考核奏獎五品頂戴后,研究新法,設裨農絲廠,所出絲質運滬出口,幾與日本絲比價,并竭力提倡,逢人勤道。復撰栽桑養蠶淺說,刊印數萬本,散步全川。倡興之志,老而彌篤。比年附近數十縣,無不觀感而化。所在綠云,彌望出絲甚夥,不特化瘠為腴,并且易俗移風,于國于民厥功皆偉,應請給予三等嘉禾章。合川縣士紳張森楷,當光緒末年,親赴日本、浙江調查蠶業,并在浙聘請教師于合川大河壩創設蠶桑學校,是為川省實業學校之最先者。該紳辦理該校,親身督飭,學理實習均增完善,F在川省各縣蠶桑學校教習暨各絲廠技師,大半系該校學生,成績優良,為利甚溥。雖該紳辦理數年,即因事舍去,但成效大。著前功難沒,應請給予五等嘉禾章。”
      1916年擔任嘉陵道尹期間,張瀾采取多種措施培養地方絲綢人才,鼓勵和支持民眾栽桑養蠶。
      1925年至1929年是南充絲業最盛時代,有27家繅絲廠,工徒達2萬人,年出口絲三千擔。由于日絲暢銷,川絲難銷。1930年,半數絲商歇業,1931年,因戰亂絲商又多受派墊軍款之苦,絲業一蹶不振。為此,張瀾與商會會長奚致和等商議細絲之銷路及發展本縣工業之辦法。決定向絲幫及織綢幫建議,共同集資辦一電織機綢廠,用絲廠所繅之細絲紡織華絲葛,推銷內地,抵制外貨。如是則本縣所出之絲,本縣即可銷用,無須遠道圖售,各絲業商人,對此主張,極表贊同,籌劃招股,集資2萬元。
      從1938年起張瀾擔任四川省絲業公司歷屆董事會董事。張瀾還向四川省政府建議創辦蠶桑改良場,用以發展南充蠶桑事業,并與本地染織業搞協作。
      為解決南充發展絲綢的資金問題,1943年9月21日,在張瀾的倡導下,西南合作絲號在南充縣商會成立,地址在南充縣銀行內。西南合作絲號完成集資和向中國銀行重慶分行南充辦事處低利息貸款1000萬元后,及時解決了當年絲業公司收購蠶繭資金短缺問題。
      南充蠶絲業的迅猛發展,使輕工業隨之而興旺,南充很快便成為蠶絲、綢緞、桐油和其他農副產品的集散地,成為川北的重鎮。
      經張瀾及南充地方人士的幾年努力,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南充的蠶絲業發展起來了,從產到銷成了一條現代化龍,一躍而為天下知,享有了“四川實業模范區”稱號。“20年代后,南充日益成為四川蠶桑業和絲織業的中心地區之一。南充蠶桑、絲織業的發展,原因固然很多,但主要與張瀾先生的倡導、創辦實業有密切的聯系,也與張瀾先生創辦的實業教育、廣植人才的影響有關。”因此,南充蠶桑絲綢事業的開創與發展,全系張瀾創辦與推動發展的。(南充科技職業學院張瀾文化研究院  伍定明)

    【參考文獻】:
    [1]《創辦實業育奇葩》順慶區政協文史資料第四輯.
    [2]《張瀾在南充》伍定明.
    [3]《南充絲綢歷史發展概況》、《1949年前的南充絲綢業》順慶文史資料第一輯.

    [4]《燦爛輝煌的南充絲綢》南充文史資料第一輯. 

    我们一片免费播放,4D肉蒲团之性战奶水爽,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好的u碰
    <td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td>
  • <bdo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bdo>
    <menu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menu><xmp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
  • <menu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