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td>
  • <bdo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bdo>
    <menu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menu><xmp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
  • <menu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 絲綢文化
    中西貫通 敦煌成古絲路商貿集散地
    2019-08-27 08:54:54 來源:南充新聞網


    復建的陽關。

    本網特派記者 劉海 張松李波 周漢兵 發自敦煌

    在蒼茫的天底下,滿地的砂礫帶著點點綠意一路延伸,巍峨的陽關與雄奇的玉門關出現在河西走廊最西端。

    8月22日,“絲路尋蹤·源點南充”重走絲綢之路采訪組一行來到敦煌,目之所及,薄沙籠罩,駱駝刺星星點點蔓延至天際。南來北往的游客登高遠眺憑古感懷,把豐衣足食的現實生活與孤靜寂寥的關隘遺址相融,成就絲綢之路上的人文之趣。

    兩大關隘 扼守河西走廊最西端

    玉門關距離敦煌市約92公里,位于敦煌市西北,在空曠的戈壁深處,扼守河西走廊最西端的隘口。采訪組一行抵達玉門關時,太陽已偏西,在薄如輕煙的沙塵之下,遠遠望去,玉門關景區大門猶如戈壁中的一粒豆子。

    玉門關景區除了滿眼戈壁和駱駝刺叢,還殘存的一個方形遺跡———方且中空的土堆,四方形土堆相鄰兩邊有洞口相通。

    “這就是玉門關古城墻殘留下來的烽火臺遺址,瞧它多么雄偉、壯美。”一位導游熱情地為采訪組一行解說。她說,玉門關與陽關,為西漢王朝設立在河西走廊最西端、位于疏勒河邊水草豐茂地帶的關卡。水源是戈壁的生命,常有商旅牽引馬幫和駝隊在此飲水、補充給養。而從此往西,大約有數百公里戈壁地帶都是無人區。只有穿過無人區,才能到達下一個商貿集散地。

    玉門關景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玉門關是絲綢之路上,西出河西走廊前最大的一塊水草地。

    在歷史上,玉門關另一個重要作用用于軍事;羧ゲ≡谟耖T關陳兵拒敵,開展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慘烈戰斗。殘存的烽火臺遺址就是例證。

    陽關在玉門關以南,位于敦煌西南約60公里的戈壁灘里。陽關依舊扼守于疏勒河畔,與漢長城、玉門關遙相呼應。陽關的遺存也只有一座烽火臺。如今,陽關景區投入巨資,按照歷史典籍和考古實證,在烽火臺下復建軍營、城樓、古民居村落。“陽關與玉門關設有官方機構,商旅往往會在此換通關文書,即‘關照’。”采訪中,陽關景區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

    在陽關景區,唐代著名詩人王維的畫像和詩作“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成為游客最為關注的人文景觀。而今,雖然陽關、玉門關不存,但是隨著旅游產業的蓬勃發展,陽關、玉門關景區游客如織,“他鄉遇故知”隨處可見,再也不是王之渙筆下的“春風不度玉門關”了。

    生態保護 古城演繹新傳奇

    一條穿越河西走廊連接西域與中原的貿易通道,成為古代絲綢之路,敦煌,是這條路上的交匯點。近年來,敦煌境內出土不少漢唐時期的文物,以及元代綾綢殘片,這既反映出古時商貿活動與影響,又表明來自中原的綾綢經過這里。

    敦煌市文物局副局長張春生介紹,敦煌是古代絲綢之路上的一個商貿集散地。敦煌市東北64公里處的懸泉置遺址,作為全國唯一現存的交通驛站(郵局),直觀地反映古敦煌的交通狀況。敦煌包括西域在內的氣候不適宜于栽桑養蠶,所以不出產絲綢,但作為古代中國與西方商貿的重要符號和代表,從中原和巴蜀輸來的大量絲綢從這里經過,這在很多古畫都有呈現。

    敦煌的氣候和水源分布,對它獨特地理優勢進行了強化。黨河從敦煌城區穿過,古時候這里曾是一片水鄉澤國,隨著城市的發展和氣候的變化,黨河徑流越來越小,敦煌人采用人工方式,在城區段創造出平湖景觀。而歷史上滋養過敦煌城的疏勒河,在此幾近斷流。水寄托著敦煌人熱愛生活與戰勝自然的巨大熱情。他們建立起3道生態屏障以實現自己的夢想:西湖生態分布帶以玉門關作為外部屏障;南湖生態分布帶以陽關作為中部屏障;以黨河綠洲作為內部屏障。近年來,敦煌在保護和促進生態建設方面形成了豐富的經驗,取得較大成效。

    戈壁灘仍是敦煌市面積巨大的自然景觀。古駝隊與馬幫穿越戈壁的場景在古籍中隨處可見。但是現代交通的發展和普及,高鐵與高速公路,早已把無人區變成通途。但是敦煌對戈壁的生態保護卻從未懈怠。張春生介紹,戈壁經過數十年的變遷,表面會形成一層厚厚的結痂。這種結痂的作用一是涵養水分,二是防風固沙,減少戈壁風塵氣候。因此,很多戈壁灘禁止車輛進入,也就是為了保護結痂不受破壞。

    對于工業不發達的敦煌市來說,風力發電和光伏發電產業作為地方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受到當地政府的力推。生態保護的多管齊下,敦煌市的生態出現罕見的向好發展:月牙泉重泛綠波、玉門關重現野蘆葦……都給敦煌帶來希望。

    敦煌這座古城,在新的歷史機遇之下,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演繹著新的傳奇。

    ■新聞鏈接

    南充人在敦煌

    孫邦興來自南部縣鐵佛塘鎮,在敦煌發展將近30年。他的經歷代表了很多在外打拼的南充人的成長歷程。

    早時,孫邦興在朋友帶領下,來到敦煌從事家裝。“最艱苦的時候,我連續幾周啃干饃饃。”孫邦興介紹,這種生活條件,加之水土不服,他一度胃痛得十分厲害。

    “敦煌是一個多民族的移民城市,包容度高,南充籍老鄉來到這里落地,也很容易融入在一起,沒有外來人的不便。”孫邦興說,他依靠當地朋友幫助,事業逐漸做大。他在敦煌賺到第一桶金,也成為他至今仍在敦煌打拼的重要原因。

    “創業初期,我常常拿把木鋸和一些工具,每天走出20多里山路,去河谷地帶的鄉村走訪,上門承攬業務。”孫邦興說,那時吃的苦,如今感覺到甜———一步一個腳印的他,已經是年產值達1000萬元以上的企業老板。

    今年38歲的羅力,相對于孫邦興來說,是一名新敦煌人。不過,他從閬中到敦煌,也快20年了。走出校門的他,放棄待遇豐厚的工作,到蘭州“飄”了一段時間,之后開始涉足旅游業,并落腳在敦煌,開了一家旅行社,和手下50多個員工一起從業旅游業。

    羅力表示,敦煌全市有200多家旅行社,大家平時都埋頭做事,樹品牌、立口碑,助力敦煌旅游服務業發展。

    作為旅游行業資深人士,羅力對家鄉閬中的旅游給出了3點建議:一是要解決好交通擁堵問題。節假日可在城郊遠端設置停車場,用公交車或景區擺渡車接送游客,實現城區降流保暢,增加可進入性。二是培育和引導客房市場,減輕游客在節假日消費的負擔和壓力。第三是閬中古城應加強城市文化建設、景點內涵的深挖,對純商業氛圍進一步引導和分化,同時與巴中、劍閣等周邊景區“聯姻”,形成互補。

    我们一片免费播放,4D肉蒲团之性战奶水爽,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好的u碰
    <td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td>
  • <bdo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bdo>
    <menu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menu><xmp id="u22yu"><table id="u22yu"></table>
  • <menu id="u22yu"><center id="u22yu"></center></menu>